青蝉。

嘎嘎嘎,大学狗

色差杀我。。。。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魔方真难撸,哭泣。

私心伽小tag。

【APH】学院米英

这篇的时间有些久而且是一小段一小段地写的有些连接有些问题致歉

初来乍到请多多指教☆

这里祁白芷☆

于是,以上

祝食用愉快

——————————

00.

亚瑟 柯克兰讨厌总是将汉堡放在他收拾整齐的课桌上的家伙——那散发出腻人的油炸味道的垃圾食品与他的放在一旁高高堆砌出的洁白"书墙"格格不入.他无奈地将印上了英国国旗的书包随意扔到属于他的木凳子上然后贴心地将那个汉堡向右边移——直到那个可怜的被嫌弃的小汉堡从两个课桌拼凑出的整体的一边移向另一边——亚瑟总是喜欢这一条移除不了的天然界限,这样可以防止他来自美国的标准金发蓝眼的小伙子做出一些跃距的事情.而且也可以让我们的英国绅士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和那个小伙子有更多的交流.

亚瑟猛地拖出他的椅子然后狠狠地坐上去.木质椅子的四脚底与地面摩擦发出一阵尖锐的哀嚎.他死死皱着他本就格外有特色的粗眉(要知道这时候他可更加美丽)不停地用手绢擦着自己的唇似乎要沁出血来——这已经赶上了他脸部的红!

"瞧瞧,这声音可真难听...该死的..."他小声的咒骂一声然后放弃继续摧残他可怜的唇,转而懒散地趴在桌子上闷闷出声,手脚伸直,毛绒绒的沙金色头发埋有气无力的耷拉着.手插在发间狠狠地揉搓着.他现在的脑袋乱极了——他无法理解那个美.国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死板的英国人本应该继续一个人孤单地活着...多好...

"咯吱——"伴随着打开的教室门,一个人影也随之出现.

反射性地抬头,但又立马垂了下去...啊啊...烦死了...一股汉堡的味道...
他的嘴角却又不自觉地勾起.

01.

   
    亚瑟 柯克兰这时候感觉简直糟糕透了——他本来是按照那个琼斯小鬼下的战书所写的的那样放学后到学校的小树林见面,以及狠狠地揍他一顿.而不是现在这样——他猝不及防地被那个家伙扑倒在地,而且现在是直接被强迫性地平躺在地上.那个美国佬死死捏住他两只手的手腕抵在树林中央一颗皂荚那肥硕的接着土壤的根部,难免的与粗糙面的摩擦让手腕上渐渐抹掉些皮,褪去一层白色的肌肤转而添上嫩红,再接着便有鲜红溢出——天晓得这家伙是用了多大的力!

         阿尔弗雷德只用了一只手就轻而易举地控制亚瑟的双手.而另一只手则支在一旁.负责承担他身体的部分重量.阿尔弗雷德的身子压的很低,明显的体型差让阿尔弗雷德的身体直接似覆盖在亚瑟那瘦小的身躯上.而更让亚瑟感到痛恨的是阿尔弗雷德甚至有意地将膝盖抵在他大腿的交汇处.死 死 抵 着.
       
如果眼神真的能够杀死一个人的话那么阿尔弗雷德已经不知道再投胎多少次了。

        亚瑟现在不敢动分毫,这种体位让他越感羞耻和烦躁.大脑的温度不断升高已经开始降低他处理信息的效率——但是他能保证之后他一定会把阿尔弗雷德好好揍一顿.

死死皱着眉,那双翠绿的眸狠狠的瞪着那个年轻的美国小伙。

"该死的阿尔弗雷德你到底想干什么?!"

毫不顾虑形象地吵对方大吼。他从来没有如此这么没教养地吼出一句话。

Oh,shit!这个美国人明显了不想回答他的问题——或者说他准备用其他方式回答——阿尔弗雷德的身子还在越来越往下压,毫不吝啬地将本就所剩无几的距离吞入腹中.

亚瑟 柯克兰从未想过他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慌乱.可不幸的是上天在这最后一天也不让他消停.

02 .
        两人鼻尖已经快要相触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停下了动作,他微微抬头使亚瑟能看清他英俊的脸和湛蓝的眼睛。他的身体僵住,开始发麻。

"呐,亚瑟。"

阿尔弗雷德特意将声音压的比平时低沉许多,天知道他用这种声音勾引过多少女人——!

"这时候还在走神么。"

         伸出手,手指划过亚瑟下巴的轮廓,然后在亚瑟缩回前用力地攥住它,带着薄茧的指腹似乎有效的防止了他的挣扎。

"和我交往吧。"

这该死的陈述句!亚瑟有些不爽地咂咂嘴。

阿尔弗雷德微微用力似乎想要努力将亚瑟的头抬起来。像是收到某种微妙的信号,亚瑟感觉自己麻木的身体明显是一颤,立即狠狠地甩回头去欲摆脱钳制。

结果自然是是失败了——唇边一阵狠痛,接着是带着对方独特的温热气息霸道地胶着上来。他本想推开对方,然后给他一拳,但是他再次不得不悲哀的接受他已经无法反抗这个事实。

"世界的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哟☆"  

他是如此说的。

还扯着大大的致命的笑容。

【aph/米英】云端

———————————————————

♤本家扑克架空

♤或许有涉及政治方面

♤此文是辙式叔初三复习桃花源记的临时脑洞

———————————————————

注意事项:

*这篇文章的脑洞归辙式叔

*序章是我自己写的

*然后转交其朋友冥颜完成脑洞

*此后的创作基本全部都归冥颜。

*辙式叔只做修改,如果有辙式叔修改部分辙式叔会表明

*此后创作主笔冥颜

*主笔冥颜

*主笔冥颜

*主笔冥颜

*重要事情要说三遍

*以及她以后会发贴吧

*以上,OK?

——————————————————

01_

     
        睁开如天蓝色宝石般的眼睛,周围一片黑暗,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悬浮在半空中,但脚下却传来了莫名的踏实感。

        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巨大的金色轮盘从天而降,出现在阿尔弗雷德面前,轮盘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将这个黑色的世界照亮,像一个太阳,他能感受到这轮盘所散发的温暖, 阿尔弗雷德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呻吟。

        轮盘的中心刻着两个银色的小丑,他们在相互嬉戏,金色的轮盘上这两个小丑格外显眼,他们俩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又和这个世界相互依存,同为一体。

        轮盘的四周雕刻着四只猛兽。

        东方是一只胡狼,那是有着一双鲜血般的宝石眼睛的狼,是那样的浓稠,仿佛可以滴出血来,散发着幽幽的红色光芒,虽然微弱,但依旧掩盖不了胡狼嗜血的天性。

        南方是一头巨熊, 拥有着用绿色宝石镶嵌的眼睛,深邃的绿色,就像丛林一样,阿尔弗雷德幻想着自己的走入了一片雾色浓郁的森林,缥缈的浓雾环绕着他,像一层薄纱,罩在他的身上,阿尔弗雷德看不见前方的道路,也不知道去向何方,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在林中一闪而过。他,他到底是谁呢?
 

        西方刻着一条盘旋而上的巨蛇,它身上的花纹仿佛是神灵刻下的咒语,说不上有多复杂,但是一笔一划都是神来之笔,那双黄宝石的眼睛也透露着来自皇者的威严,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工艺品,是神的宠儿啊!

        最后的北方是展翅高飞的苍鹰,它飞翔在轮盘的顶端,仿佛向着世界宣言着“自由!自由!”它是自由的化身,是平等的代言词。阿尔弗雷德可不是什么贪图荣华富贵的人,他并不在乎什么权力,地位。他最渴望的就是自由啊,不然他也不会多事的要去寻找遥远的东方了,他不由的多看了几眼那只雄鹰,这是来自心底的共鸣,是自由对自由的渴望。

        阿尔伸出手去触碰,由于轮盘过于巨大,他只能摸到那只熊的腹部,但他依旧能感受到雕刻者精湛的技艺,那线条流畅的像天然形成的一般,光滑,平整,一气呵成 。在阿尔触碰的霎那,轮盘开始转动,阿尔依稀能够听见齿轮转动的声音。

        游戏开始了,这句话从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海水舔舐着阿尔的脸,冰凉的触感,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咸味。

     “唔”阿尔被海水的给拍醒,白色的浪花一次又一次冲上他的胸口,他试着移动自己的手指,但随之一阵剧烈的疼痛袭遍了全身。

      “嘶——”这样下去不行啊,本hero是不是受了什么伤呢?微微地动了动脚趾、脚腕、手指、手腕、脖子,虽然依旧有些疼痛,但是却能够移动。稍稍松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阿尔发现自己躺在沙地上,沙滩很干净,没有人类留下的任何痕迹。缓缓撑着身子站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嘛,很清新的空气,还夹杂着海鲜的味道。

        阿尔向四周望去,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海洋,凭借自己的力量肯定是回不去了。背后是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阿尔不禁想起自己梦中的那片森林,不禁好奇的想到,会不会遇见他的呢?不过也只是想想毕竟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原本阿尔费雷德是打算乘坐斯北德号轮船前往遥远而神秘的东方,阿尔从小便对其他的国度感兴趣,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自己并不属于这里,他多么渴望找那个能让自己得到归属感的地方,而东方的世界,就像是披着薄纱的舞女,虽然未曾见过,但她婀娜美丽的舞姿早已埋藏在阿尔的心里。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阿尔便买了一张船票,可是谁又曾想到,轮船在半路上遇见了海盗,阿尔现在都能清晰的记得那白色的骷髅头,即使是hero也不可能战胜一船的海盗,是吧?所以阿尔就跳到了海里,可是却发现在走的时候没有带上什么逃生的东西……

        简单的分析了一下当前的情况,阿尔费雷德明白,如果想要活下去,背后的雨林是他唯一的出路。

       在沙滩上随便找了几根结实的树枝,阿尔便出发了。

        踏进雨林的第一步,阿尔的视野就变暗了,再也没有了刺眼的太阳,也少了蔚蓝色的天空,一抬头,便只能看见树木的枝干交互错杂,它们互不相让,因为谦让就代表着失败,失败就是弱者,失败就是死亡。地上长满了青绿色的青苔,有些滑,但是并不阻碍阿尔前进,耳边时不时能听见几声鸟的鸣叫,总体来说很安静,安静的不太对劲,虽然能听见鸣叫,但是阿尔也并未看见几只飞翔的鸟儿,爬行生物更是少之又少。

        往里走,树木越茂盛,而空气中的血腥味也越浓重,最开始还只是能看见野兽出来觅食留下的痕迹,后来就陆续出现了动物的尸骨。阿尔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胃在翻腾,他有种想吐的冲动,只可惜肚中羞涩,早就没有能够让他吐出来的食物了。

        浓郁的血腥稠的能在空气中看见,就像是飘着的红纱,诡异的美丽,诡异的恐惧,阿尔握紧了手中的木棍,希望它能够保护自己,不过这也不过是最后的一根稻草罢了。虽然知道有危险,但是阿尔也不打算退回去,因为——现在为时已晚,不过还是美其名曰hero才不会害怕呢,前面一定有需要hero拯救的动物。

        前行的道路被一堆树丛所挡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阿尔伸出手拨开了树丛,却看见……

                                                                To Be Continued

【aph/米英】云端

本家扑克设定。


——


*各位好这里辙式叔

*初三狗

*没文笔注意


——————————————————————————


*阅读注意事项


*文风不定

*永远完结不了系列

*第一次写文

*懒癌晚期


*后期主要正剧向,感情线我尽量

*或许有暴力血腥情节

*然后,辙式叔政治很差√

*勾心斗角系列会尽量不太搞笑


*本文bug很大


*好了祝各位食用愉快


——————————————————————————

0


    佩斯城是一个被誉为“魔法国度”的城市。传说这里的人拥有魔法,传说这里的人永远安康,传说这里的人们和睦,性格温柔。


朦朦胧胧的小故事串说着佩斯城,在人们眼中啊,那里就像仙境


那里会有长相独特的神奇精灵,美丽的妖精小姐会告诉你久远的小故事,独角兽会让你轻轻抚摸它柔软的散发着淡淡的光点的毛。你可以和他们躺在草地上仰望白云,它们陪你聊天,渐渐地,你困了,独角兽腹部柔软的皮毛会给你当枕头,妖精小姐轻轻趴在你的耳边,用小声轻柔的声音给你唱歌。你发现,你睡了。


拥有一头淡金头发的孩子闭上了眼睛,在独角兽柔软的腹部轻轻地蹭了蹭,小嘴轻启,想说些什么,但一会又闭上了。有些粗的眉毛稍稍皱了一下,一会又放开了,孩子睁开他那似闪烁着光芒的翠绿色的眼睛,像下了某种决心。孩子大大的眼睛看向坐在独角兽的耳上的妖精小姐,才发现妖精小姐一直也在看他,猛然间的对视让孩子马上红了脸。


真是可爱的孩子,妖精小姐笑了笑。


“那,那个...”孩子红着脸把目光转向草坪上的一撮绿油油的小草“妖精小姐会一直陪着我么?”孩子的声音带着些颤抖,像是害怕拒绝


「当然会了,我们会永远陪着亚瑟的」妖精小姐温柔的笑着


“真..真的么!?”亚瑟抑制不住兴奋猛地抬头,高兴地喊了出来。然后却又才发现这样真是太失礼了!又把圆圆的小脑袋沉了下去


「和我们在一起没关系的,亚瑟」


“谢谢妖精小姐!啊,对了,为什么哥哥们看不见妖精小姐们呢”


「因为亚瑟是拥有最高魔法天赋的孩子」


“真的么?妖精小姐,魔法。。?真的,存在么”


「那亚瑟觉得我们是否真的存在呢?」


————


你们当然存在





——

要中考了,慢慢来